「阿良良木學長你為什麼要在大馬路上下跪呢?而且這下跪姿勢實在是過於自然、太過優
美讓我感動到久久不能自己,能做出這種完美下跪的人肯定非阿良良木學長莫屬。」

「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的話,神原請不要打斷我使出渾身解數、全心全意的下跪。」

「請容我冒昧的請問學長,阿良良木家是不是都很喜歡下跪,阿良良木學長現在的樣子彷
彿十七年以來的人生都是為了下跪而存在。」

「我的人生為什麼會妳說成如此悲哀!神原。」

「因為我從兩個小時前就看見阿良良木學長跪在大馬路上了,看學長如此專心跪著,學妹
我當然是壓抑住自己的好奇心,在一旁拉起封鎖線默默守護學長,不讓閒雜人等靠近。」

「從結果來看,妳還是看了整整兩個小時,這樣妳跟偷窺狂有什麼差別?」

「學長妳實在是太小看我了,我根本就比偷窺狂還糟糕。這兩個小時我可沒有白費,我都
有完整的錄影下來,順便一提,現在攝影機也還在錄影喔。」

「這是什麼整人節目啊!妳已經將變態這個概念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層次。」

「畢竟這一切都多虧了阿良良木學長,能讓我使出全力奔跑的只有阿良良木學長、戰場原
學姊和BL小說的發售日。影片我晚一點上傳到Youtube,請學長不要操心。」

「幹嘛要上傳,是因為下跪姿勢過於優美嗎?不要,絕對不要,我會被戲稱為下跪哥,然
後被羽川輕視,被戰場原恥笑。」

「能被羽川學姊輕視,被戰場原學姊恥笑,喔喔喔,我光想像就快高潮了,阿良良木學長
請務必跟我交換身分!我願意每天都過這種生活。」

「神原妳對戰場原的愛堅定得超乎我的想像,這種超M的日子我就算有吸血鬼體質也受不
了。」

「學長你千萬要堅強、千萬要平安、千萬要撐下去,當痛苦開始慢慢轉變成愉悅的時候,
你就會開始樂在其中了。就跟巧克力一樣,能夠慢慢享受苦味帶來的美妙快樂。」

「不要這麼興奮談著這種話題,妳再這樣下去神原會變成一種糟糕的計算單位。一神原差
不多等於二點六個淑女。」

「阿良良木學長你用不著這樣稱讚我,能夠變成一種新單位是我的榮幸,你如果繼續稱讚
我,我會忍不住想要夜襲你,然後綁起來帶回家的。」

「誘拐、綑綁、監禁我,戰場原已經做過了,你可以想點新的花招。」

「戰場原學姊果然是遙遙領先我的淑女!相較之下我簡直太渺小了。」

「神原妳已經打擾我很久了,我要繼續下跪磕頭,沒其他的事就關掉攝影機,把檔案刪除
,快點離開吧。」

「我有一點想確認,阿良良木學長。你磕頭的方向是朝向戰場原學姊家的位置嗎?」

「妳問什麼蠢問題?當然是戰場原家的方向啊。不然妳以為我像回教徒著戰場原家膜拜的
原因是什麼?」

「戰場原學姊在阿良良木學長的心目中居然已經神格化,是女神的存在了。學長你能跟女
神在交往,真是太令人羨慕了。」

「我是心懷敬畏、非常恭敬在下跪的,這條馬路還是戰場原上學的必經之路,作為下跪求
饒的地點是再適合也不過的。」

「學長真是用心良苦,連下跪的地點都如此講究,嗯,等等,為什麼是下跪求饒?」

「妳知道最近八九寺、千石也有參加的那場最萌投票嗎?」

「難道說戰場原學姐也落敗了?」

「是啊,還是百票的差距。」

「我都想跟著下跪了。」

「我已經在下跪了。」

「阿良良木學長的後宮怎麼會連個名次都沒拿到。原來如此,這確實已經不是登報道歉或
是單純下跪可以解決的問題了。唯有創立一個宗教,從根本改變眾人心中的想法,散播愛
、散播蕩,戰場原學姊才不至於用『無淚終結之力』毀滅這個世界。」

「妳怎麼也知道戰鬥司書梗,我以為神原妳除了BL小說的內容外不會去讀任何句子。」

「看起來阿良良木學長真的不夠了解我,我連《三國演義》桃園三結義都能用多P來帶入
。《源氏物語》對我而言根本就是入門水準的讀物,再說我覺得露魯塔其實是表攻實受,
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來好嗎?」

「警察,警察在哪?快把這個腦袋進水的變態給帶走啊!」

「哈哈哈,阿良良木學長你叫破喉嚨也沒人會來救你的,我、羽川學姊、小火憐、小月火
跟小忍已經組成『沒人要聯盟』,集合了最萌沒被提名的角色,不管是什麼超級英雄都不
是我們的對手。」

「這種抄襲Marvel的女性聯盟,妳對應的是浩克嗎?怎麼會有這麼變態的浩克!」

「阿良良木學長果然不像傳說中的一樣只會用下半身思考,一眼就被你察覺了。」

「我的大腦根本就不是長在下半身,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如何平息戰場原的憤怒。」

「事情嚴重到這種程度,沒有幾千萬人犧牲獻祭作為祭品,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喂喂喂,戰場原不是妳尊敬的學姊嗎?為什麼要搞得她像是克蘇魯神話裡的邪神,而且
還是以死幾千萬人為前提,太恐怖了。」

「每件事情都有它的代價,想要得到什麼,就要付出相對應的代價。」

「不要用鋼之煉金術師的台詞呼嚨過去。」

「如果不採用犧牲幾千萬人這個方式,那麼就只好採用預備方案。要平息戰場原學姊的憤
怒的最好方法就是犧牲阿良良木學長了。」

「神原妳這根本就是繞圈子叫我去死!」

「阿良良木學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希望妳能夠讓戰場原學姊脫離憤怒、破壞、詛咒跟
殺意。」

「以結果來說,還是要犧牲我啊!」

「就我對戰場原學姊的認識,還有最後一種方法可行。」

「希望妳能讓我刮目相看,神原,我一直以為妳只會出餿主意。」

「學長聽到你這樣說我實在是粉‧桑‧心,你都不相信我,頓時讓我信心盡失。」

「不要給我在這轉關鍵時刻裝少女、裝柔弱,妳不是這種角色。」

「是啊,想到我的時候,腦袋本來就應該聯想到脫掉、脫光、一絲不掛才是。我的方法就
是笑容,用笑容來拯救戰場原學姊吧!」

「具體來說要怎麼做?我其實不太會說笑話,也不會吐槽。」

「只要把兩個小時前我開始錄的影片給戰場原學姊看,我想學姊一定會露出笑容的。」

「喂喂喂,現在攝影機居然也還沒關,我跟妳聊天的內容也一起錄進去了?」

「是啊,戰場原學姊看到阿良良木學長慌張的樣子,一定會笑出來,如此就用不著犧牲幾
千萬人的性命了。一人對上千萬人,學長的正義會驅使你做出什麼選擇呢?」

「我,我,我身邊怎麼總是這種人!」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