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良木同學,你怎麼一副第三次世界大戰就是你女朋友所導致的臉上寫滿絕望的表情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嗎?」

「哪有會讓人臉上寫滿絕望的好事啊!忍野先生。」

「那自然是戲言吶。想必是那位小傲嬌終於從白馬王子的幻想中甦醒,決定要用『無淚終
結之力』毀滅整個世界了。」

「很抱歉,我實在不明白這個梗。」

「我們的代溝真的這麼巨大?現在的年輕人熱愛輕小說果然終究只是個宣傳口號,我還以
為朋友很少的阿良良木同學會去讀輕小說打發時間。」

「我現在的零用錢都花在買參考書上,哪有閒錢買輕小說。」

「喔?這跟我從小忍那裡聽到的消息有所出入啊。小忍說你的近期買的A書量成長了三成
,而且為了躲開猴子妹的騷擾還刻意把A書藏在妹妹的房間而非自己的房間。」

「小忍妳這個吃裡扒外的吸血鬼!居然出賣自己的主人。」

「話說回來,白馬王子本來就是童話給予人們對於理想男性的其中一種形象。再者,現代
早就沒有王子會想騎白馬,而是開名牌跑車。」

「忍野先生你是刻意的要提起白馬王子這四個字的嗎?你怎麼連前陣子戰場原的白馬王子
虐待事件都知道?」

「阿良良木同學有位中國詩人寫過這樣的句子:『我噠噠的馬蹄聲是美麗的誤會,我不是
歸人,我是匹馬。』就各種層面上來說,當一匹被騎的馬真是辛苦你了。」

「小忍果然又是妳啊!妳完蛋了,Mister Donut現在是我的宿敵,我要徹底毀掉它!」

「你忘記了嗎?阿良良木同學。你毀掉Mister Donut,小忍會決定毀了這個世界。不要幹
出像是按下核彈按鈕的蠢事。」

「前陣子戰場原告訴我,希望我能按照她的指示扮演她心中的白馬王子,於是我趴在地上
呈現『Orz』的姿勢,然後她理所當然、毫不猶豫就坐在我的背上。」

「從字面上來思考,白馬王子就具有『白馬』的概念,也就是帶有『可騎乘』的屬性。依
照小傲嬌的個性白馬比王子還要有魅力,自然會二話不說直接騎在你的背上享受居高臨下
的快感。」

「忍野先生,不要把我被戰場原騎著那件事說的那麼清楚明白,在我成為白馬的時候,我
身為人重要的自尊不斷在消失啊!」

「說得精確一點,阿良良木同學你的屬性是吸血鬼,身為人的特質大概只剩下『紳士』這
種不值得宣揚糟糕部分,我想被小傲嬌騎著產生的愉悅感也是。」

「白馬王子這個概念在戰場原手上居然轉變成抹殺自尊的凶器,我越來越搞不懂她了。」

「明明看到,卻沒有觀察到。阿良良木同學,難道你沒注意到小傲嬌無法忍受你的花心,
想要徹底毀滅你的後宮的幽暗想法嗎?」

「很抱歉,我實在是看不出這跟白馬王子虐待事件有任何關連。」

「有道是:『擒賊擒王』,要打擊你的後宮,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先摧毀你的形象跟自尊。
你的後宮成員就會了解你的本質,然後對你棄之如敝屣。」

「這根本就是用來打擊邪惡組織首領形象的戰略,為什麼要用在自己的男朋友身上啊!」

「因為她是傲嬌啊,只會用迂迴的方式來展現她對你的重視,最重要的話語絕對不會輕易
說出口。與其用言語表達,不如用行動表示,我想你也知道,打是情罵是愛。」

「這愛好沉重啊。」

「就讓我套用我大學同學曾說過的話:『通過你從這件事所能得到的教訓就是,不要對人
生抱有戲劇性的期待,就是這樣。』放棄你的後宮才是最為踏實的辦法。」

「我會好好思考的。在此之前,可以先幫我把我背上的鉛筆拔出來嗎?有幾根刺得很深,
我手搆不到。」

「果然是最萌的關係?」

「是最萌的關係。超電磁砲現在是她的禁語、她的逆鱗。」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