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奇遇啊。小忍,阿涼涼墓先生呢?怎麼沒有跟在你身邊?」

「唔嗯,咱想想,這個時候應該要說的台詞是,嗯啊,咱知道了,吾主的名字才不是如此
冰冷而且帶有強烈的墳墓風格,吾主為阿良良木,不過阿涼涼墓這麼有趣的名字簡直太適
合吸血鬼了,讓咱好生心動。」

「抱歉,我口誤。」

「非也,汝是故意的。」

「我可惡到了極點。」

「小真宵,汝想說的是口誤到了極點吧?」

「對對對,畢竟我實在是太驚訝了,沒想到我居然會在公園遇到鐵血的、熱血的、冷血的
金髮吸血鬼。小忍,到底是什麼風把你吹來這裡的?」

「汝應該察覺了,唯有心中抱持著不想回家的念頭,才會遇上汝,看得見汝的姿態。汝就
是此等特質的怪異。」

「小忍不想回家?是那位變態高中生又幹了更加鬼畜的事情嗎?」

「汝應該有耳聞吾主在光天化日下,在行人必經之路上長跪不起之事,吾主優美的下跪姿
勢簡直媲美米開朗基羅之雕塑。」

「啊啊,前一陣子我在路上閒逛,看到有個女孩子倒立行走,後來才知道那是阿良良木先
生的妹妹小火憐。阿良良木家的基因是缺少了羞恥心嗎?」

「咱不想回家,暫時不想待在吾主身邊的原因不單純在下跪這件事上。」

「喔?無能、無力、無腦、無節操的阿良良木先生難道又幹了什麼更加丟人現眼的事情嗎
?所以小忍才不想待在他的影子裡?」

「正是如此,下跪求饒此事吾主早已顏面盡失,更糟的是,那位螃蟹小姐出手後,讓事情
變得完全無法收拾,已經不是慘劇、悲劇可以形容的程度。小真宵汝明白吧?」

「那位小傲嬌想必是出了一堆可怕的點子,阿良良木先生不得不接受吧。」

「那是自然,螃蟹小姐說:『阿良良木你在這邊下跪會影響到交通,可以請你消失好嗎?
還是說你連消失都辦不到?真是無能的傢伙。』」

「真像是她會說的話,接下來呢?」

「嗯,還等不及吾主開口她又接著說:『既然要下跪,那為什麼不做得徹底一點,阿良良
木淺薄的腦袋也聽過負荊請罪的成語吧?凶器呢?說好的凶器在哪裡?沒有嗎?身為你的
女友很貼心的幫你準備好了。』然後她拿出了一把名為『愚神禮讚』一體成形的鐵製狼牙
棒,上頭滿是鐵釘。」
 
「好恐怖,真的假的,小傲嬌實在太恐怖了,她是怎麼弄到『愚神禮讚』的?是幹掉原來
的持有者嗎?」

「這咱就不甚明瞭了,那武器來頭頗大咱還知道。只見吾主見到『愚神禮讚』時,馬上拿
出紙筆開始寫遺書。」

「換作是我,我也很想寫,實在是不想跟那位小傲嬌,不對,是戰場原主上為敵。」

「連咱也忍不住想對她用上敬語了。緊接著發生的事,更讓咱大受打擊。比前陣子的白馬
王子事件更離譜。」

「咦咦咦?居然有事情能打擊到妳?小忍妳是怪異之王,見多識廣,應該沒什麼事情能嚇
到妳啊。該不會是阿良良木先生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

「是啊,吾主寫的遺書讓我大受打擊,咱從沒想過遺書居然有此種寫法,人性居然如此幽
暗,讓咱不禁開始重新思索生命的意義與價值。」

「驚天地、泣鬼神的遺書!阿良良木先生在生命受到極大的脅迫下終於體悟了真理了嗎?
我以前超小看阿良良木先生的,看來我要改一改對他的看法了。」

「吾主在遺書上清楚寫著要把羽川的內衣〈上半身、下半身各一套〉做為傳家之寶,代代
相傳,珍藏的A書、寫真集全都放入自己的棺材裡,一起火化。」

「糟透了,爛透了,阿良良木先生該以死謝罪!沒想到我還可以比以前更加小看阿良良木
先生,居然無節操到這種地步。」

「當下咱深深了解到一點,咱有夠鄙視吾主,嗯,這個沒藥醫的變態。」

「阿良良木先生評價下降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然後咱發現到一點,咱發現阿良良木這變態那優美至極的下跪其中有著一大破綻。就是
下跪居然沒有跪在算盤上,這簡直是太看不起算盤了。就猶如吃飯乃有不掉飯米粒,吃燒
餅哪有不掉芝麻的一般不自然不恭敬。」

「噗哧,跪算盤這招好讚。加上『愚神禮讚』阿良良木先生這下死定了。R.I.P.」

「咱也算是見多識廣跟得上時代,跪算盤早就落伍,於是咱讓阿良良木跪主機板。有這種
主人根本是家門不幸。」

「哇哈哈,這個好笑這個好笑,這個畫面簡直是經典到不行。我笑到我的雙馬尾都快掉下
來了。」

「應該是笑到下巴都快掉下來才對。快停住,別再笑了。咱記得汝的雙馬尾一掉,就會立
刻斃命。」

「那個設定早就被無視掉了,就跟小忍妳以前的無口屬性一樣。設定啊、屬性啊、這種東
西擺在大創DIASO都不會有人想買。」

「咱會想買,畢竟價位只比蜜糖波堤貴四塊錢。」

「唔啊,小忍是用甜甜圈作為標準來計算的啊。」

「那是當然,甜甜圈的形狀跟古時流通的錢幣形狀相似,小真宵,說實話咱認為用甜甜圈
拿來當作貨幣也是可行的。」

「我完全不能想像Mister Donut變成印鈔局的社會是什麼模樣。甜食社會?」

「哼哼,吸血鬼獵人D的D,是Mister Donut的D。咱對這點深信不疑。」

「小忍妳徹底中了Mister Donut的毒了。話說回來,阿良良木先生的下場怎麼樣?」

「咱現在還活著,八成是還沒有死,不過咱想阿良良木目前的狀況是生不如死。畢竟咱離
開的時候,螃蟹小姐的腳正惡狠狠踩在阿良良木的頭上,一手打電話給那位貓班長羽川,
用恭敬至極的語氣邀請羽川小姐來加入凌虐阿良良木行列。」

「好恐怖,羽川小姐加入之後,凌虐、酷刑的概念想必會昇華到藝術的層次,這,這光想
像阿良良木接下來的遭遇,就是兒童不宜的內容。」

「因此為了咱的精神健康與心理衛生,咱就離開了,現在完全不想回去那位變態男子高中
生的影子裡。」

「我想我懂小忍妳的心情。說來說去都是那個最萌投票搞出這場腥風血雨的慘事。」

「小真宵汝怎麼會懂呢?咱連被提名都沒有,這年頭世人都不萌吸血鬼的嗎?而且咱還是
金髮幼女,算是稀有到不行的屬性。果然還是胸部大小的問題?」

「這個世界上變態很多,胸部早就不是重點了。」

「難道是角色屬性?或是台詞不夠響亮?」

「小忍啊,我認為追根究柢,是《化物語》、《傷物語》、《偽物語》男主角負面形象太
過嚴重,波及到其他女主角的形象。妳想想看連羽川小姐、神原小姐都沒被提名。她們都
是很有魅力的角色,但是都被阿良良木先生荼毒過,形象大受打擊,所以沒被提名。」

「言之有理。小真宵汝也是深受其害啊。」

「是啊是啊,阿涼涼墓他可是說過『神說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之美少女的。』的稀世大
變態。他看到女孩子的褲子就能夠反推她的三圍,根本是慾望的集合體,不對,是慾望本
身。左思右想,一切都是他的錯,快點露出胸部道歉。」

「咱以前曾經聽那位夏威夷衫大叔說過:『名字是帶有力量的』,吾主,嗯啊,那個變態
男子高中生會不會是因為阿良良木曆這個名字比畫不好,或是文字表示的概念不佳,所以
性格朝變態的方向快速發展?」

「哼哼,我都幫他想了那麼多新名字。例如:阿劣劣木曆採取跟『良』相對的概念;阿亮
亮木曆這名字給人明亮又充滿希望;阿蘿蘿木莉是一整個蘿莉化,跟男性本質做陰陽調和
;阿娘娘木麗是以女性化來表示。每個名字都是我嘔心瀝血的傑作。」

「唔嗯,以吸血鬼的觀點來說,咱還是比較喜歡阿涼涼墓這個冰冷蕭瑟的名字。」

「喔,小忍,我想到了,不如我們現在就來幫大家想新名字,有了新名字新氣象,下屆最
萌就讓我們包辦所有席次。」

「那就先從咱開始吧,咱對忍野忍這個名字雖不討厭,畢竟是從咱本名變化而來。」

「武器。妖刀心渡。吸血鬼。魔眼。日本刀。小刀。Mister Donut。Häagen-Dazs。嘻嘻
,就叫忍野式怎麼樣。很有忍者風格吧,而且也很帥。」

「小真宵汝剛剛低聲唸的話咱都聽到了,這自由聯想未免也太離譜了。這難道不是偷用另
一部知名作品的角色名字?」

「不然,不然,叫忍野真希波如何?」

「什麼如何,還是同一個聲優,這樣玩梗也太明顯了!算了,咱就繼續用忍野忍這個名字
就好。下一個該想想小真宵的名字了。」

「我的嗎?」

「關於小真宵的名字咱有幾個點子,叫九九寺真宵。怎麼樣也比八九寺多出了十。」

「加法,居然是加法!」

「喔?不然八九寺鏡、八九寺英美里也行,唸起來都很順口。」

「不要連聲優本名都拿出來用啊!小忍我知道錯了。」

「哼哼,曉得就好。所以呢?汝想用哪個名字。」

「用八九寺真宵就可以了。」

「那接下來要替誰想新名字?」

「換神原小姐?」

「那隻小母猴啊。咱想想,對了她本名是什麼?」

「神原駿河,實在不太像是女孩子的名字。不夠可愛,改成神原愛河怎麼樣?」

「小真宵,不知為何,愛河聽起來還是讓咱有髒髒的感受。雖然變可愛了,可是還是一樣
髒的感覺。」

「取名真是門奧妙的學問吶。那叫神原黃河?」

「汝是想讓她變成何等大惡魔嗎?用了這名字會完全洗不清啊!那小母猴恐怕會變成孫行
者那種等級的怪異。」

「我錯了,如果神原小姐拿到金箍棒這類武器肯定會讓男生菊花朵朵開,太恐怖太嚇人。
我差點就製造出可怕的怪物。」

「取名真的比想像中難得多,『名字是帶有力量的』這句話簡直是真理。」

「小忍,我們還是不要動神原小姐的名字好了,現在神原小姐的淑女等級已經是傳說了,
我們不要把傳說變成神話。」

「那螃蟹小姐呢?她本名是什麼?」

「戰場原黑儀,充滿戰鬥意味的名字,任誰看都是最終BOSS會有名字,應該改得和氣一點
,穩重一點。」

「戰場原千和?戰場上滿盈著數以千計的祥和。」

「那個,我想這個名字不是很好,畢竟聲優本人也會覺得怪怪的。」

「聲優梗真的是很麻煩。咱想到了,青草原白儀怎麼樣?變得清新、健康又有活力。」

「變得國家地理頻道的風格了!」

「嘖嘖,好困難,唔嗯,頤和原黑儀如何?和順祥氣的名字。」

「這根本是探索頻道的風格!而且很明顯是抄襲中國庭院的名字。」

「明華原黑儀。」

「旅遊生活頻道,這下都湊齊了。」

「好難,咱放棄。」


「上半場黑儀?」

「否決。」

「下半場黑儀。」

「否決。」

「田徑場黑儀。」

「否決。小真宵妳也想去跪主機板嗎?」

「對不起,我放棄。」

「女孩子的名字出乎意料的難,咱們換男生的名字,轉換一下思路,說不定會比較好。」

「那幫忍野先生想個帥氣的名字吧。」

「那個夏威夷衫大叔,帥氣的名字用在他身上太浪費了。忍野啾啾、忍野旺旺、忍野吱吱
、忍野哞哞、忍野嘰嘰、忍野妹妹、忍野姐姐這幾個裡面隨便挑一個就可以了。」

「好隨便,真的好隨便,隨便過頭了。」

「他多吃了咱一個Mister Donut的甜甜圈,此恨綿綿無絕期!咱絕對會報仇。」

「食物的怨念果然不是普通的大。」

「順便一提,波堤獅也是咱的敵人。」

「波堤獅也沒欺負過妳吧!」

「太陽是咱的宿敵,波堤獅長得一臉太陽臉,咱看了就不爽。」

「理由居然是這個!出乎我預料的膚淺。」

「下一個要幫誰想名字?」

「幫羽川小姐怎麼樣?」

「咱PASS。」

「我也PASS。羽川小姐正在給予阿良良木先生各種懲罰,我可不想被她懲罰。」

「喔,那沒戲唱啦!出場角色不都想過一輪了?」

「等一下,小忍,還有小撫子、小火憐、小月火沒有幫她們取。」

「是叫千石撫子來著?改成大和撫子就可以了。」

「這根本是菜市場名啊,用這個名字個性說不定會扭曲變成腹黑角色。」

「不是說不定,她已經是了。」

「咦?」

「沒事,別在意,忘記吧!」

「喔。」

「咱想到了,改成千石千尋。」

「某種程度上,用了這個名字,千石長大成人之後性格應該會變得很糟糕,而且還有版權
上的問題。」

「真是夠了,有夠麻煩,不取名字了。」

「可是,小忍還有小火憐、小月火還沒取啊!」

「煩死了,叫什麼都可以啦!名字、綽號、稱號什麼都不重要,火憐改成暴風女,月火改
成火鳳凰算了。」

「連X戰警都出現了!」

「咱心目中的理想男性是萬磁王。」

「我其實沒那麼想知道這件事。算了,最萌什麼的。說不定在下屆最萌開始之前《物語》
系列就會完結。」

「小真宵汝不要隨便說出此種完結宣言!就各種意義上來說,都會造成很多困擾的。」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