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生活在語言中,經由故事或敘述來感受生命經驗。我們塑造出這些故事,這些故事也塑造出我們的生命經驗。」由此我們可以知道,案主所訴說的故事不只是單純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更包含了他對這件事情的理解,並且這些都屬於他生命經驗中的一部分。

  故事是互相有關聯的。即使是同樣的故事,如果使用不同的敘述方式就會產生出不同的意義。因此,治療變成了故事交會的過程,重新去敘說一個生命故事。但是在這裡出現一個有趣的地方,儘管我們可以試圖理解彼此的生命故事,卻永遠不可能『真正知道』彼此的世界。我們只能建造出一個可以彼此分享、傾聽的共同領域,而非完全一模一樣的互相理解。

  我們用自己的方式去詮釋,試圖去體會、理解彼此的故事。可想而知,過程中會發生一些誤解也會達成一些共識。當誤解發生的時候,其實並不表示治療關係出現斷裂,而是處於一個過度和緊張的狀態。因為此時正處於彼此溝通,創造新的協調的階段。

  處理誤解時,案主跟治療師如果對彼此的誤解產生好奇心,可能就會從誤解中產生出新的理解。「啊,原來還有這種看法!」、「剛才那句話原來還可以解讀成這樣。」、「我都沒有注意到那句話會讓你產生這個想法。」

  這就是反思過程的真意!反思就是將案主所說的話以類似或是不同的話重新呈現,在對話裡發展出新的理解,製造出多重的敘述。同時也可以減少治療中的權力關係以及主流文化的迷思,讓案主掌握更多的主導權。舉例來說,治療師才是帶動治療的主體;治療師的想法是客觀且中立的;治療師知道怎樣的方法對一個人最好等等。

  治療的真意是讓參與者彼此各不相同的立場互相交流,共同建構意義,每個人認定的故事都可能隨著彼此的對話而改變。案主可以注意到自己的故事來自於社會價值觀、人際規範、判斷標準,然後成為自己的生命經驗。

  反思是一個過程,讓案主有更多的想法不受限於主流故事,並且能從多個觀點去思考,探索其他的可能性。接著從反思中的多重敘述中尋找出適合自己的敘述,然後加以組織,創造出意義。

  讀到反思這部分的時候,總讓我想起系上的PBL(Problem-Based Learning)教學法。PBL是以學生為主體,透過小班教學,以小組討論的方式,激發出學生創意思考,導引學生成為主動探究新知的學習者。PBL中小班導師相當於治療師;PBL討論過程中的腦力激盪相當於反思的過程。

  下一個來談談迴響吧!表面上看起只是單純的把單面鏡的燈光加以調整,讓案主看看那一群治療師如何談論自己。但事實上迴響可以讓案主得知治療師的思考內容還有其觀點。案主得以注意到另一種觀點。同時案主與治療師之間的權力關係也會重新分配。案主的論述和治療師的論述的力量也會有所改變。迴響是達成反思過程的一個方法。空椅法、心理劇也可以幫助案主反思,注意到不同的觀點和論述。

  在閱讀敘事治療還有反思、迴響這幾篇文章時,我這才發現過去在『心理治療與實務』課堂上學到的完形治療、藝術治療等治療技術,原來它們的背後的理論架構還有哲學是如此的相似。自己沒有思考過的觀點;不同於自己的看法;有別於自己的解釋;沒有被談論過的話題;尚未被說出口的話,這些在治療的過程居然扮演著如此重要的角色。

  我開始理解為什麼發展出敘事治療的時候,家族治療師們會如此興奮了。不只是因為這是一個新的方向,而且還有實務工作上的成功。我個人覺得在敘事治療的過程中,我真的見識到非常不得了的東西。我們每個人自己故事的作者,都在編織著故事然後活出自己的故事。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