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問題對人的影響比較大,還是人對問題的影響比較大?」

  印在封面上的這句話給了我們一個契機,讓我們可以開始以另一種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個案以及個案所面臨的問題之間的關係。

  沒錯,就是「把問題當成是問題,人本身並不是問題」。

  在敘事治療的用語中,我們稱為「問題的外化」。人和問題一旦清楚地分開,就能觀察自己與問題的互動。透過外化,個案能夠以比較中立且客觀的立場來看待問題。然後從自己的生活經驗中探索,找出與「主流故事」中不同的「獨特的結果」。接著進一步,從獨特的結果出發,重新構成一個替代主流故事的故事,賦予這個新的故事意義。

  新的故事除了有著不同於主流故事的獨特結果,也有著構成這個故事的獨特描述。事情就到這裡結束了嗎?當然不是,隨著說故事的方式改變,故事也潛藏著各種不一樣的可能性。個案可以挖掘出屬於自己;獨一無二;對自己更好的故事。

  寫到這裡,我來對「故事」這個名詞稍加解釋。故事包含了某個事件或是情節,有著時間上的連結和先後順序。一般而言,故事場景就在我門的日常生活中,故事主角不外乎就是我們自己。

  主流故事則是指當今主流文化和價值觀下的故事。對我們而言,主流故事是具有重要性的,而且比其他故事來得優先。但是,生命中最讓人感到驚奇的往往就是這個「但是」,我們總是有一些的生活經驗、感受是主流故事所涵蓋不了的。這些經驗往往就被我們所忽略、遺忘。

  於是,我們就由問題的外化,重新看待人與問題,將人與主流故事分開。我們得以尋回、便是出過去被我們所忽略、遺忘的生活經驗。這就是所謂的獨特的結果。因為主流的故事已經對我一點幫助也沒有,到不如由此開始,讓我們重新構成一個更好,更適合我們的故事。

  我們無時無刻都受到我們生活的文化中的故事所影響。有些有正面影響,有些則有負面影響。我們也會賦予故事意義。身為人類,對於許多生活中的事件,我們一直都在對她們進行詮釋,試圖創造出意義。透過將某些事件以特別的順序、跨越時間連結在一起,並且找到解釋或理解的方式,因而我們創造了自己的生命故事。

  對我來說,我喜歡敘事治療法的原因是它提醒了我,我才是自己故事的主角。我既是故事中的主角,同時我也是這個故事的創造者。我還有我所在乎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對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我自己。因為有我在,才能理解我的國家、我的家鄉、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愛人之類的東西。

  因為是我賦予了它們意義。如果沒有我這個個人,其實就什麼意義也沒有的東西?如果把我除去。那麼,我的家人和我的愛人這兩件事物中間完全沒有任何的連貫性。世上的所有事物都會是不相關的東西。正是因為有我的存在,事物對我而言才是重要的東西,不是嗎?正因為有我的存在,所以才產生了意義,產生了關係,產生了愛,不是嗎?

  如果主流故事不能帶給我任何好處,那我就從我自己的生活經驗中找出重要、珍貴的事件,以此為基礎重新編寫出一個新的故事來代替主流故事。那是一個對我還有我所在乎的事物,雙方都有好處的故事,重要得是,我願意為此努力。我願意努力活出這個故事,這個只屬於我獨一無二的生命故事。

  英國作家尼爾˙蓋曼在她的《阿南西之子》一書中有寫到與敘事治療相似的觀點,「生命的力量來自於說故事與歌唱。我們要編織出屬於我們自己的生命故事,唱出屬於自己人生。」、「故事就是故事,故事並不會改變。會改變的是人,故事產生改變是因為我們改變了對故事的看法,還有我們過去未曾注意到的故事細節。」

  敘事治療不只是以新的觀點來看待人與問題,同時也重視個案的內在知識和正向力量。讓個案發現自己有著自主性和力量,得以重新活出自己的生命故事。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