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開始,就會有結束。第一次到聖安娜之家那個手忙腳亂的自己,現在已經看不見了。因為他已經成長了。現在他要學習放手、學習離開。這是我們第四次的服務,同時也是最後一次的服務。所以我們抱著半買半相送的心態,多幫忙做了很多事情,多留在院生旁邊一會兒。

  會這麼做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我認為「說不定我們永遠都不會再來了」,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的,不過大概也差不多吧。所以下次再來這種話我實在是說不出口,只在心裡默默地祈禱聖安娜之家的院生之後能夠過得很好。

  這個時候我心裡出現了一個冷酷的聲音,「他們怎麼可能過得很好?這只不過是你的妄想,是你用來保護自己的一種偽善的表現。」希望他們能夠擁有選擇的自由。選擇自己想吃什麼東西的自由、選擇自己想玩什麼遊戲的自由、選擇自己想跟什麼人相處的自由。他們以後或許會擁有,也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想當然,情況必定是屬於後者。這個世界、這個社會並不如我原本所想像的那麼美好。

  事情確實是如此。所以當服務學習結束的時候我確實感到鬆了一口氣,一股強烈的解脫感。同時拼命對自己說,自己絕對不要再踏進聖安娜之家一步。我就是這麼地可惡。可是過了幾天,我發現我竟然不自覺的在思考,思考那些院生現在好不好?身體有沒有變得不那麼僵硬?感冒好點呢沒?

  該死,我這是在幹麻。明明知道不去在意聖安娜之家的事情自己會比較輕鬆,可是我卻又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不去想。我啊,真的虛偽到連自己都覺得自己虛偽,愚蠢到連自己都覺得自己愚蠢。搞得自己處在要上不上,要下不下這種混亂狀況裡面。

  沒辦法,沒辦法,我就是沒有辦法去想那些院生他們的父母呢?怎麼都沒見過他們?我一直不敢問聖安娜之家的志工,問她們說這些院生是從哪裡來的?怎麼都沒看見他們的父母?我不敢去問,更不敢去想。真是孬種。如果他們早知道自己的孩子會是腦性麻痺,那就乾脆別把他們生下來。

  我聽過一種說法,只要人的一生當中不斷地把自己的心奉獻出去,心裡面想的都是別人,不是自己,心的重量就會減少,甚至比羽毛還輕。古埃及神話中的死神阿努比斯經果審判之後就不會將那人丟到地獄,可以上天堂。那些不付責任的父母死後會去哪我不用想也知道,我希望那些院生可以直接跳過審判,拿到通往天堂的車票。

  說歸說,想歸想。事情總是無法讓人如願。我了解我所說的都是一時的氣話,因為我知道自己能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少了。自己既沒有照顧病患的專業知識,動作總是有點笨手笨腳的,也很粗線條。我能力範圍內能做好的事情,就是幫忙簡易的復健、餵飯、梳洗、出外散步、午覺的就寢,都是些小事。但是我總是希望自己能夠多做點什麼。

  不過每次僅僅三個小時的服務究竟能夠做些什麼,我真的也想不出來。想來想去似乎真的只能做些小事,所以這才讓我感到不悅。放著自己辦得到的事情不管,跑去做自己辦不到的事情,最後什麼事也無法完成。這種行為是何其的愚蠢。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幾兩重,就跑去做超出自己能力以外的事情,無疑是在給自己添麻煩。

  於是乎,結論很簡單就出來了,我只要做好自己能力範圍內的工作就好。至於在我能力範圍外的事就不用去管了,因為我並沒有任何的影響力。這理論很極端,但是對我來說事實卻是如此,而我也只能這麼做。這個想法非常合理,是經過現實與理想互相角力最後產生的折衷辦法,只是按照這個想法去做究竟是對還是錯?我不得而知。

  如果問我下次還要不要再來聖安娜一次?我會很明確的說,不要。就如同當兵只需要當一次,這樣的回憶不需要第二次。只需要一次就夠讓我印象深刻的了。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