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事情是比起了解自己是何其的無能為力的現實更讓人感到鬱悶、挫折的了。在第二次、第三次的服務學習中,我努力地讓家豪(我負責照顧的院生)感到快樂一點、幸福一點。只是他似乎不太買我的帳,一直耍脾氣。請教過種梓隊的學姊之後才知道似乎是因為天氣關係,所以普遍院生們的心情都不太好。並不是因為我做的不好導致的。

  一直以來我認為幸福的日子是有限的,幸福是有額度的,一但用完就不會再有了。所以看到聖安娜之家裡面重度障礙的院生時,我打從內心希望他們能夠過得比現在更好。但我們能做什麼?只是來這邊進行服務學習的我們真的能做些什麼嗎?我想大部分來這邊進行服務學習的學生,達到課程要求的時數之後,可以說永遠再也不會踏進聖安娜之家一步了。

  這種想法很自私,非常自私。不過換作是我,我也會這麼做。達到課程要求的時數之後,就在心裡發誓永遠再也不要踏進類似的地方一步,把自己跟這些地方的緣分徹底切斷。讓自己不用再面對這個世界扭曲、醜陋的一面。快樂是幸福的同意詞。感到幸福的同時也背負與那幸福等量的不幸。我是這樣相信的。但是我們常常會忽略不幸的部份,這是人之常情。

  因此,我心裡某些東西起了變化。或許是為了調適心理的不平衡吧?或許是了解自己往後再也不會見到他們。服務中的鬱悶跟遇到的挫折對我來說變得無所謂了。因為我知道從現在開始直到結束的每一刻對我跟聖安娜之家的院生來說都是非常珍貴的,這是我第一次來聖安娜服務,也會是最後一次。我很肯定我不會再回到這裡來了。

  對於我們該做的事情,我的心裡也不會再出現任何抱怨了。我們只要以無比的耐心把自己該做的事情確實完成就行了。然後再去詢問還有什麼可以做?做完了再換下一個,下一個做完再換下下一個,以此類推,直到這一次服務結束為止。
整個過程心情都非常平靜,不像先前受到那麼巨大的打擊。不過這樣究竟是好是壞我也無法確定。

  說實話,打從我第一次看到了聖安娜之家的院生之後,我真的覺得我看到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事物。那是我原先一直逃避的,我原先不願意直視的這個世界的另外一面。可以說我直接的面對自己的恐懼,進行服務的時候就是在對抗自己心裡的恐懼,而我知道我自己會戰勝它。家豪、萱萱、小宗,就請你們陪我到最後吧。這是我自私的請求。

  自己小小的力量能夠幫助到你們,我真的覺得很高興。同時也請你們再忍受一次我的饒舌、瘋言瘋語、碎碎唸以及我的粗線條就好,下一次就是最後一次。我想往後不會再有了。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跟你們進行交流,所以只能單方面的不斷說話,同時紓解自己內心的緊張與煩躁。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