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與剪刀必有用3」維持一貫的風格。

 

事件、謎團都是浮雲,真相就是用離奇的超展開來解決, 
一人一犬的激烈調情與吐槽才是趣味之處。

 

男主角春海和人的碎碎念與、吐槽與愛書毒電波實在是太有趣了。 
女主角夏野霧姬的超S性格與偶爾出現的嬌羞與妄想真的很歡樂。 
夏野霧姬與春海和人,這一人一犬居乎整本都在進行有如對口相聲、日本漫才的對白。

 

對白內容不外乎聚焦在: 
1.夏野霧姬很熱衷於寫作、剪刀及虐待他人。 
2.春海和人很熱衷於閱讀、吐槽及自己是一隻狗。

 

但是我還是會被出乎預料的笑點給擊中,然後笑到狂搥桌子。

 

  「我為什麼要把你丟進垃圾桶?」 
  『我才想問你咧!』 
  「我剛才心情很平靜,若非別人先攻擊我,我是不會動手的。該不會是你做出什麼不當的舉動吧?」 
  『呃……』 
  「喔?你真的做了什麼嗎?」 
  『這個嘛……那個……』 
  我說不出口。 
  我說不出自己忍不住撲過去,我說不出自己不小心被夏野看書的模樣迷住了。 
  「嘿嘿……」 
  夏野似乎看穿我的心思,露出令人不快的微笑。 
  「哎呀哎呀哎呀,你不是只對印刷字有興趣嗎?你這只讀狗。」 
  『唔……』 
  「簡單說,你是被我讀書的模樣引發慾望而衝過來是吧?」 
  『這個……呃……』 
  「你說只對文字有興趣,都是騙人的嗎?」 
  『唔……』 
  夏野出奇開心。 
  為何如此高興?找到攻擊我的理由這麼愉快嗎? 
即使沒有理由你還不是照樣攻擊我! 
  「愛上我是會受傷的唷。」 
  『……就算不愛上你,我還是會受傷。』 
  而且受傷的頻率相當高。 
  「如果不愛上我……就要處以死刑喔。」 
  『你是誰?女王嗎?』 
  「好吧,既然不喜歡死刑,那改成刑死。」 
  『結果還不是都得死!那我就愛上你嘛!愛上你總可以吧!我最喜歡夏野!』 
  「……怎、怎麼突然說出這種話,你這只色狗。」 
  『啊?不是你叫我愛上你的嗎?』 
  話都是你在說。 
  「不、不過什麼事都要有個先後順序……」 
  『啊?』 
  「就、就是說……這麼一來……也就是……那個……」 
  夏野又出現怪異的舉止,紅著臉不知道在嚅囁什麼。 
  看樣子,不管我現在說什麼她大概都聽不進去。 
  我又趁機盯著夏野的臉。 
  光澤亮麗的烏黑長髮、雪白的肌膚、紅色的大眼睛……。 
嗯,還是平時的夏野,剛才的失控一定是一時鬼迷心竅。 
嗯,鬼迷心竅,只是鬼迷心竅,總覺得若不這樣解釋會很糟糕。 
  「……對了,墳墓蓋在看得到海的小山丘上吧。」 
  看吧,夏野竟然開始說起墳墓的事。 
  現在說的是用來埋葬我的墳墓吧?就是那個意思吧? 
剛才說的先後順序,是指埋葬之前的程序吧? 
  「別擔心,要埋進去的不只有你一個……」 
  夏野真是的,老是說些我聽不懂的話。 
難道說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人要死嗎? 
方便的話,可不可以把話題轉到不用埋進墳墓的方向?

 

再來舉書中的《名詞表》當例子好了,裡面的註解實在是很歡樂。

 

【去狗】動詞, 
意思是「趴在地上飢渴地看書」或是「像個笨蛋一樣去看書吧笨狗」這種沒禮貌的發言。 
五段變化為:不狗、要狗、在狗、若狗、去狗。

 

【霧姬】動詞, 
意為使用剪刀從事所有想像得到的殘酷行為。 
五段活用為:不霧姬、要霧姬、在霧姬、若霧姬、去霧姬。 
同義詞為「夏野」。

 

第一集出現了超級虐待狂的暢銷作家夏野霧姬與變成一隻狗的書痴春海和人。 
第二集出現了超級虐待狂的出版社編輯柊鈴菜與超級兄控的春海圓香。 
第二集出現了具有萌屬性的大叔作家大澤愁山與思考極度負面的藤卷螢。

 

屬性糟糕的角色接二連三的出現,離奇的事件只有用更離奇的方式來解決。

 

不管是「跟蹤狂」是如何入侵戒備嚴密的夏野霧姬的家?這個謎團。 
或者是「跟蹤狂」的寫作風格為何如此近似秋山忍?這個疑惑。 
又或是「跟蹤狂」放的書為何會被春海和人給發現?這個問題。

 

都有很無厘頭的解決方式。 
基本上我已經放棄去推理,根本不把這書當做推理小說。 
我開始在乎的是「獸交」劇情啊!

 

請快去制定人類能夠與寵物結婚的法律,我想看這一人一犬結婚啊!

 

  「喂。」 
  前方突然有一道黑色峭壁擋住我的去路。 
  「你這只笨狗。」 
  一隻長腿踩過來。 
  「給我搞清楚狀況。」 
  這是常見的橋段。 
  『……咦?』 
  奇怪,我的身體怎麼擅自走向書店?是因為慾求不滿嗎? 
或是過去的我正引導著現在的我?是他叫我要多去書店嗎? 
  「這樣已經是一種疾病吧。」 
  『就是說啊。』 
  我不否認。 
  『可是我真的很懷念,離開前能讓我來逛一逛嗎?』 
  「等事情辦完再說。」 
  好,加油,為了逛書店而加油。雖然我懷疑自己本末倒置,總之加油吧。 
  『對了,我也在這間書店買過你的書呢。』 
  「喔,感謝惠顧。」 
  『好像是《夢見系列》的「灼熱篇」。發售當天剛好碰上我們學校的期中考,我還趁午休時間跑出來買。』 
  「幹嘛跑出來買書?考試時就認真考試啊。」 
  『無所謂,你比考試重要多了。』 
  雖然下午來不及趕回去考試,不過那也是青春的一個篇章。 
  我再次跟隨慾望走向尋書之路。 
  『……嗯?咦?』 
  本來以為又會遭到夏野攻擊,結果並沒有。 
  我也認為明知會挨打就別挑戰比較好,但還是身不由己,這都是為了書嘛。 
她不打就不打,我又不在乎,可是該來的沒來總覺得不太對勁。 
  我懷著這種無可救藥的想法轉過頭,看到夏野遠遠落在後方。 
  『那傢伙在幹嘛?』 
  要是沒跟好,迷路了我可不管。 
  『喂~這邊啦~』 
  我大聲叫道,夏野才搖搖晃晃地走過來,她面紅耳赤、表情呆滯卻很認真地盯著我。 
  「哎,你、你再說一次。」 
  『啊?說什麼?』 
  「你剛剛說的那句啦。什麼比考試重要?」 
  她到底在說什麼?還有,那個像麥克風的東西是要做什麼? 
  『我說,你的書比考試重要多了。』 
  「……我的書?」 
  『是啊,書比考試重要多了。』 
『不過我跟父親說好,要看考試結果決定是否讓我留在這裡,所以我還挺用功的。』 
  即使如此,那跟秋山忍的書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考試?那是什麼?好吃嗎? 
  「所以你剛才說的是我的書很重要?」 
  當然啊,這有什麼好懷疑? 
  「……我可以捅你吧?」 
  『為什麼?』 
  有必要這麼突然嗎? 
  就算是慢慢講,內容還是一樣可怕。 
  「都是因為你亂說話,害我的怒火燒到天邊。」 
  『我說什麼嗎?』 
  我什麼時候亂說話? 
  「為了讓我的怒氣平息,最好的方法是霧姬一下。」 
  『霧姬一下是什麼?』 
  什麼叫「霧姬一下」? 
  想必絕對不是好事。 
  大概是包含疼痛和瘋狂的新詞彙,或是第幾使徒的名字。 
  「你乖乖讓我霧姬一下吧,給我狗一點。」 
  『麻煩你說國語好嗎?』 
  「別擔心,不會痛的……我是說我的良心。」 
  『可是我的肉體會痛!』 
  誰來發明一個能夠確切形容我目前處境的詞彙。 
  雖然我不覺得除了我以外還有人會面臨這種處境。

 

 

第一集出現了學會書中虛擬武功招式的中原冬至。 
第二集出現了威力直逼傳說中廚具的「鮪吞」,還有謎一般的格爾瑟諾大人。 
第三集出現了作家與作家之間的戰鬥「執筆戰」,還有神祕教團M。

 

根本一個比一個還扯,一個比一個還要電波。

 

扯到極點的「執筆戰」居然搞得跟替身使者之間的戰鬥沒兩樣。 
既鬥智又鬥力,重點是還很熱血。

 

若是要用一句來說明『狗與剪刀必有用』這系列的核心, 
肯定是這句:「一人一狗的胡鬧永無終結之日」。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