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是字面上的意思真的一個禮拜一次,而是具有一個週期,大概一個半月一次。雖然我曾經一度以為是不是跟月亮的運行有關,不過事後證明這只是我的妄想。

根據經驗,在經歷過幾次的小型憂鬱之後,緊著而來的就會是一次大型憂鬱。大型憂鬱的週期大概半年一次,往往每次都會讓自己陷入無可自拔的內疚與狂亂。

有時是對已經了然於心的事情突然感到一時的迷惘。有時是對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感到困惑。有時是對維持系統運作的基礎(或者說是法則?)感到懷疑。這是近乎神經質的反應。

在我記憶中最慘的一次大型憂鬱是國中遇到小月那一次。你還記得吧?沒錯,就是指你。Dark Seed的事件。

那件事帶給我的震撼真的非常大,頭一次深深地體驗到絕望、巨大的無力感,以及懊悔。瞭解到活著的痛苦,然後一心求死。

唉呀呀,說真的我已經忘記當時是怎麼熬過來的。我想這失憶應該是接續在週期性憂鬱後的週期性失憶吧?

當時覺得人生非常地無趣,根本一點意思也沒有,雖然現在還是這樣覺得啦。於是就這樣陷入憂鬱之中。

無論是有關自己的事、或是他人,甚至世界都感到不快。有滿腹的怨言,想要大聲的斥責,亟欲痛快地破壞這一切。期望這樣做自己的內心就會平靜下來,不過我內心明白這是不可能的。

我對於自己的未來並沒有絲毫猶豫,因為只需要按照他人的期望走下去就好。自己的想法?那種東西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你忘了嗎?

我對於經後還會遇到許多開心的、痛苦的事情,也是一點感覺都沒有。真的要說的話是感到無聊,其實說穿了那也沒什麼,因為未來是想像得到、預料的到的,沒有一點新鮮感。你明白那是個怎麼樣的心情嗎?你真的明白嗎?

我就稍微解釋一下吧。有人說人生像是一齣戲,當時的我就已經把自己未來人生的腳本給看完了。宛如在看推理小說時早就已經推理出謎底那種失落感,「只不過如此而已嗎?」我心裡這樣想著。

這就是當時我所抱持的心情,然後我所表現出來的是沉默不語。什麼都不說,因為說了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根本沒有絲毫的建設性可言。無法改變的事情就是無法改變。

別人無法幫助身陷其中的我,別人也不應該幫助我,這是我自己的問題。想要把事情的原因怪罪在其他人身上,但這也沒什麼用處。因為是事情還是沒有解決,而廢物如我也找不出什麼解決方法。

唉呀呀,真是絕望啊。雖說只有自己是自己最好的盟友,如此棘手的事情仍是推理不能吶。面對生命中的困境,仍是完全無法跳脫自暴自棄的思考迴圈,然後得到無可饒恕的結論。

所以當我看到心理測驗的結果,指出我是一個內向深思型的人,內心非常憤怒。想要大罵說真他媽的對極了,我就是如此地無可救藥。

仔細檢討過去,深度地剖析自己。可以看到自己不想要見到的另外一面。虛偽、醜陋的一面。還有過去無法了解,感到困惑的那些時刻。在了解之後,最後做出破壞性的愚蠢行為。

過去認為喜歡她的感情,那一點一滴累積的東西連暗戀的戀字都稱不上,只是同伴意識這種可有可無、不值一提的東西。

當時彼此的無心舉動,現在回想起來卻是如此的殘酷。彼此互相爭奪著只要就一經觸碰就會毀壞的重要事物,彼此傷害著只要一經衝擊就永不復返的關係。

回想過去自己的所作所為,也只是別人眼中的小丑。沒錯,當時他們奇異的笑容,當時的好意都被當成是穢物一般。而我還是......算了,不說也罷。

沒錯,就是這樣。我把自己珍貴、獨一無二的東西摧毀了,然後自己渾然不知。當我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犯下了無法饒恕的罪過,已經什麼都不剩了。

唉呀呀,真是絕望啊。我親手把自己美好的回憶給破壞殆盡,什麼都不剰。在破壞的同時感受極大的愉悅(我破壞的可是自己的回憶啊)以及失去重要之物時感到的後悔。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