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11月22號下午1點分,地點在輔仁大學大門口右手邊的焯炤館,我被眼前的景象給嚇著了。大排長龍的從地下室一直排到焯炤館外面的停車場,而且人數似乎一點減少的趨勢都沒有,反而還增加,人還在繼續排。這是怎麼回事,有藝人來開簽唱會啊!可是地點怎麼會在焯炤館?不是應該選在中美堂才比較合乎狀況嗎?或者是在校門真善美聖那裏的臨時舞台啊!怎麼會在這裡?

在當我看到立在焯炤館服務台的宣傳海報時,我才明白原來還真的藝人來,我的妄想竟然成真了!可是馮翊綱來這裡開簽唱會幹麻?我還是沒有進入狀況,直到班上同學打電話給我,並且叫我趕快到地下室去準備聽演講,不用理會排隊的人,這時我才認清自己的愚蠢。原來真的不是簽唱會,其實我還挺失望的。我一邊穿越長長的人群進入地下室,一邊思索著如果剛剛我沒有接到電話,或許現在還是站在門外胡思亂想,浪費青春。會議廳內,真的可以用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人山人海來形容,害我只能坐走道,真是沒意思。

過了一會兒,我們的講師終於出現了,相聲瓦舍團長馮翊綱。這裡要稍微說一下,身為相聲瓦舍影迷,見到團長本人會大聲尖叫可是合情合理的。正如我前面所說的,身為相聲瓦舍的影迷,見到團長本人會高興的大吼大叫也是非常合理的。總而言之,當天我失態了。旁邊的同學臉上明顯寫著地球很危險,你還是快點回火星吧!撇開這些不談,接下來的演講才是重點。演講的內容主要有三:何謂幽默?為什麼我們要幽默?以及關於自殺。

幽默。幽有深遠的、昏暗的、看不清楚的、模模糊糊的意思。默即不說出來。當我們說一件事情很幽默,幽默的地方必定有著邏輯上或是這聲音上模糊不清的部份。例如邏輯上的謬誤、聲音的諧音。並且訴說者和接受者雙方都不明說,但都知道剛才的對話是話中有話,所以引人發笑。這說明了幽默是一種同時性的產物,唯有雙方都有這種共同的默契產生,才可能有幽默。只有訴說者或是接受者單方面的覺得好笑,並不算是幽默。

那我們為什麼需要幽默?因為要解悶救台灣嗎?其實並不是那麼冠冕堂皇的理由,答案是更為基本更與我們切身相關的。人自出生之後,就一步一步邁向死亡但沒有人真的相信自己會死。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這本書裡也有相似的話,「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有一天會死,但沒有人把這當真。」,事實就是如此。世界上唯一的真理就是為世界上沒有一件東西是不會改變的,萬物一直都在改變。而世界上唯一平等的就是死亡,才不是什麼人權、自由。

我們了解自己遲早會死,但我們還是要努力過好每一天。這宛如電視廣告詞的句子,毫無疑問就是答案。正確來說,是馮翊綱自己提出的答案,而我也相當贊同。非常可笑,簡直可笑之至,不過這不就是我們每天生活的目標嗎?早就知道自己壽命不過百年,早就知道自己終將成為大人,早就知道自己所作所為是在浪費時間、浪費生命,但我們還是繼續浪費時間、浪費生命。這是不非常好笑的事情嗎?

人類的生命並不像奇幻故事中的吸血鬼那樣可以活上數千年,也不像精靈擁有近乎永生的生命。人類一出生就要馬上面對死亡,而且總是花時間在學習無用事物上。你說這不好笑嗎?明明知道自己時間不多,卻依然在浪費時間。這就是幽默。幽默是笑看人生,用輕鬆的態度面對死亡。看什麼看?我就是要浪費時間,怎麼樣?不爽阿?咬我啊,笨蛋!

同時幽默也是一種方便的溝通工具。善用幽默可以將許多原本難以啟齒事情,用輕鬆愉快的口吻以及幽默表達出來,省去許多不必要的尷尬。善用幽默可以把原本嚴肅的報告寫得讓人捧腹大笑,卻又讓發人深省。善用幽默可以使原本正經的演講變得活潑有趣,但又直達人心。你能說幽默不重要嗎?馮翊綱本人都說了,幽默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團長在說你有沒有在聽?你沒在聽嘛!

最後是自殺。活著就必須背負著許多事情,這點毫無疑問。但死了之絕對無法解決問題,只會將問題擴大並且加諸到其他人身上。例如:家人、朋友。他們必須背負的自殺者的死亡活下去。真是的,要死請你想個不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死法,好嗎?活著本身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活下去不是。不過說真的因為活下去還真的蠻麻煩的,自殺也很麻煩。更何況自殺是殺人罪,因為你殺死了自己。只不過由於你已經死了,所以不定罪,要鑽法律漏洞的人記得動作記得要快,先搶先贏。因此,並不是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自殺的。

跳樓自殺?看來你不知道清潔隊員的辛苦,看來你不知道賣燒肉粽人的心酸,你這沒同情心的傢伙。割腕自殺?請先去看過解剖學再去自殺吧,有學過解剖學的都知道,10個割腕的人有9個割腕方法錯誤,請多累積一點專業知識。上吊自殺?你確定你家有樑柱嗎?說真的我很懷疑。燒炭自殺?死前還可順便烤肉、烤地瓜,請記得先去買好,只不過大家都忘記了,真是浪費。吃安眠藥自殺?恐怕你吃安眠藥吃到胃撐爆都死不了,一樣請多看書累積一點專業知識。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