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時候,大概是幼稚園時期經常被問起「你長大以後想當什麼樣的人?」。

那個時候我還是天真無邪的小孩,不懂人心的險惡,於是就把內心的想法脫口而出。

「我長大之後想當忍者龜!」當時我挺著胸膛大聲說出這句話。

然後在一陣沉默之後,接著的是大人的笑聲,而且是瘋狂的大笑。

我感到很疑惑。大人這樣的反應,難道說當忍者龜不好嗎?

忍者龜是正義的使者,居住在下水道,夜晚會出去打擊犯罪,武功高強非常的酷,而且喜歡吃披薩。

喜歡吃披薩的烏龜要哪裡找啊!

小時候曾經很認真的思考忍者龜其實是披薩店的大顧客,重要的收入來源。

事情最終,都是因為大人的笑聲讓我失去了成為忍者龜的夢想。

這個世界上也因此失去了一個拯救世界的英雄,你們這些大人親手毀掉這個可能性啊!



等我長得再大一點,我已經了解即使我再怎麼努力,頂多也只能成為住在下水道的忍者。

成為忍者龜是烏龜這種族獨有的權力,烏龜這個種族不只長壽,體內還潛藏著成為忍者龜的可能性。

我這麼相信著,我一直這麼相信著。

之後過了數年,不對,是現在老爸老媽跟親戚還會提起這件事。

沒錯,就是小時候那個想成為忍者龜的夢想。



此時我已經明白,即使混合了再多糖、香料、美好的味道以及化學物X,也不可能做出飛天小女警。

讓烏龜住在核能發電廠,並不會因為輻射的原因就讓烏龜突變成忍者龜。

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一部影集,那就是「百戰天龍」。

靠著一把瑞士刀還有周遭隨手可得的工具,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

在國小國中時期,我那麼認真念自然科學跟理化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馬蓋先。

瑞士刀這個神奇的道具在我心中變得比多啦A夢的四度空間袋來得更有魅力。

然後我想努力成為像馬蓋先那樣厲害的人物,當然,如果有霹靂遊俠中的夥計會更好。



高中時期,我已經沒有所謂的夢想了。

「想變成怎麼樣的人?」這個問題基本上已經無所謂了。

有很大的原因是知道自己究竟有幾兩重,知道自己能力的極限,然後就開始慢慢放棄夢想。

馬蓋先在我心中仍是個典範,我憧憬著,想成為像馬蓋先那樣臨危不亂、仍不斷思考活路的人。

因為知道自己不具有這樣的特質,所以才讓自己努力去追尋自己沒有的東西。

不過馬蓋先的傳說在我上了大學之後,因為「流言終結者」緣故逐漸崩壞。

這個不可能,這個辦不到,這個是騙人的,這個只是幻想,不要隨便破壞別人的夢想啊混蛋!

到頭來我究竟還能成為什麼樣的人?



只能成為自己,自己到頭來只能成為自己。

啊啊啊,我知道,其實我都知道。

現在的我只是在為已經消失的夢想而感傷罷了。

現在的我只是想把這種焦躁的心情給甩開。




我知道現在應該要做什麼,非常的清楚。

現在的我有更值得去追尋的東西,想緊緊握在手中不想放開的東西。

這樣的我肯定是比之前的我來得更好吧。

只要持續向前邁進,我就能逐漸接近理想中的我。

然後我就能更加喜歡我自己,更加的愛著自己。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