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一】

請不要嘆息。
即使世界無法饒恕你,我依然原諒你。

請不要嘆息。
即使你無法饒恕世界,我依然原諒你。

因此請告訴我。
該怎麼做 你才能原諒我呢?

【版本二】

請不要哀嘆。
即使整個世界都不原諒你,我還是會原諒你。

請不要哀嘆。
即使你不原諒整個世界,我還是會原諒你

所以請告訴我。
你要怎麼樣才肯原諒我呢?


暮蟬鳴泣之時 鬼隱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版本一】

知道你犯了什麼罪嗎?
並不是因為吃下了智慧的果實。

知道你犯了什麼罪嗎?
並不是因為聽信了蛇的讒言。

還不知道犯了什麼罪嗎?
那正是你的罪。

【版本二】

你明白自己犯了什麼罪嗎?
並非你吃了智慧的果實。

你明白自己犯了什麼罪嗎?
並非你聽信了蛇的讒言。

你還不明白自己犯了什麼罪嗎?
那正是你的罪。


暮蟬鳴泣之時 鬼隱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今天發生了件小小的好事情唷。
我擺在鞋櫃的鞋子裡面被放了圖釘。

明明班上有50人之多 偏偏就挑上了我。
這正是有某個人 比任何人都要在意我的證據。

為了想將這小小的喜悅 也跟大家分享。
我在每個人的鞋子裡 都各分放了一粒圖釘。


暮蟬鳴泣之時 鬼隱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版本一】

我治不了你的枯渴。
因為渴求真實的你不認同那真實。

我治不了你的枯渴。
因為你期待的真實並不存在。

即使如此,我依然希望治好你的枯渴。
因為把你丟在沙漠裡的是我。

【版本二】

我無法治癒你的枯渴。
因為渴望真實的你不願承認那真實。

我無法治癒你的枯渴。
因為你所期待的真實並不存在。

但我還是想治癒你的枯渴。
因為將你遺棄在沙漠裡的人……就是我。

【版本三】

我無法治癒你的乾渴。
因為企求真實的你,不肯承認雙眼所見之實。

我無法治癒你的乾渴。
因為你所期待的真實,根本不存在這個世上。

即使如此,我仍是期望治癒你的乾渴。
因為把你放逐沙漠中的人……就是我。


暮蟬鳴泣之時 棉流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一人擲石,兩人報復。

三四成群則全村加倍奉還。

將五臟六腑遍撒七里,
八分九裂是園崎,腸子內臟都入肚,
十里之內無人不曉。


暮蟬鳴泣之時 棉流篇

= = = = = = = = = = = =

世界上最難發現的。
是遺落在沙漠中的一根針?

世界上最難發現的。
是黑夜裡落下的烏鴉羽毛?

世界上最難發現的。
是自己的誤解。


暮蟬鳴泣之時 棉流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請告訴我,這個夜晚發生了什麼事。
如果要比喻的話,那就像關住貓的箱子。

請告訴我,這個夜晚發生了什麼事。
箱子裡的貓,連牠的生死都無從得知。

請告訴我,那個夜晚發生了什麼事。
箱子裡的貓,已經死去多時。


暮蟬鳴泣之時 棉流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版本一】

井底之蛙是幸福的。
因為牠對井外的世界毫無興趣。

井底之蛙是幸福的。
因為井外發生的一切都與牠無關。

而你也是幸福的。
因為你不知道井外發生過什麼。

【版本二】

井底之蛙是幸福的。
因為牠對井外絲毫不感興趣。

井底之蛙是幸福的。
因為井外發生什麼都與牠無關。

而你也是幸福的。
因為你不知井外曾發生些什麼。


暮蟬鳴泣之時 祟殺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他說我很臭。

他說我做的飯很臭。

他說臭味是從我身上散發出來的。

他說我沒有洗澡,所以身上才會很臭。

他說「妳這傢伙臭得要命,去給我每天洗三次澡」。

他說每次洗澡一定要在浴缸裡泡很久很久才能出來。


暮蟬鳴泣之時 祟殺篇

= = = = = = = = = = = =

【版本一】

最不幸的是我。
因為我知道這個迷宮沒有出口。

其次不幸的是他。
因為他不知道這個迷宮沒有出口。

剩下來的人並不會不幸。
因為他們連自己身處迷宮中都不知道。

【版本二】

我是最不幸的。
因為我知道這個迷宮是沒有出口的。

他是第二不幸的。
因為他不知道這個迷宮是沒有出口的。

其他的眾人,他們並沒有不幸。
因為他們連自己身在迷宮裡面都不知道。


暮蟬鳴泣之時 祟殺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我所冀求的是何者?
或許是遠道而來的異鄉騎士。

我所冀求的是何物?
也許是能爬出永闇泥沼的岸頭。

我所冀求的只有唯一。
最後獲得的究竟是救贖,還是死期?


暮蟬鳴泣之時 暇潰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你問犯人是誰?
這就是要找出真相的故事不是?

你問犯人是誰?
說起來你知道是「什麼」的犯人嗎?

犯人是誰?
接下來要殺死我的犯人是誰?!


暮蟬鳴泣之時 暇潰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版本一】

少女哭著說,沙漠裡掉下了一顆珍珠。
少女花了百年的時間在沙漠裡尋找它。

少女哭著說,可能不是在沙漠而是在海裡。
少女花了百年的時間在海底中尋找它。

少女哭著說,可能不是在海裡而是在山中。
還要多少年,才會開始懷疑是否真的失落了呢?

【版本二】

少女哭泣著,說她將珍珠遺失在沙漠裡了。
少女花了百年的時間在沙漠裡尋找。

少女哭泣著,說不定不是掉在沙漠,而是在大海裡。
少女花了百年的時間在海底尋找。

少女哭泣著,說不定不是掉在海底,而是在山上。
真的遺失了嗎?還要再花幾年,她才會開始懷疑呢?


暮蟬鳴泣之時 目明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版本一】

第一次遇上,我想下次就能逃開。
在面對無可預免的慘劇時。

第二次遇上,我驚愕著還是這樣?
在面對無可預免的慘劇時。

第三次遇上,超越了驚愕變成痛苦。
等數過第七次的時候,差不多也能當做喜劇了吧。

【版本二】

第一次發生時,我覺得下次,
就能避開那個無法避免的慘劇。

第二次發生時,我訝異那個,
無可避免的慘劇怎麼又重蹈覆轍。

第三次發生時,慘劇已經超越了訝異變成了苦痛,
我心想只要數到第七次應該就會變成喜劇。

暮蟬鳴泣之時 罪滅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版本一】

為了想知道水井之外的世界。
於是我從水井的底部開始往上爬起。

為了想知道水井之外的世界。
即使不斷滑落摔傷身體,我也不斷持續往上爬。

但是我察覺到了。
越是爬上高處,摔下來時所感受到的痛楚越大。

對於前往外面世界的興趣成為和全身所感受到的痛楚是一樣的東西時,
我第一次了解青蛙王所說的意思了。

【版本二】

我想知道水井外的世界。
我試著從水井的底端徐行而上。

我想知道水井外的世界。
好幾次,摔落得遍體鱗傷但依然繼續往上。

但是我發現了。
愈是往上爬,墜落的高度跟痛苦就一起增加。

當全身的痛苦強得跟往外世界的興趣一樣時,
我第一次明白青蛙之王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暮蟬鳴泣之時 皆殺篇~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水井的外面,是怎麼樣的世界?
那是為了明白,值得費盡心思去相見的東西嗎?

水井的外面,是怎麼樣的世界?
那是數度墜落,依然充滿魅力值得挑戰的嗎?

水井的外面,是怎麼樣的世界?
我們一起為了明白而努力,一起品嘗掉下時的痛苦吧。

在最後來臨的世界,那裡一定是很棒的世界。
即使那裡只是水井的底端。

踏出水井之外的決心,是通往新世界的鑰匙。
不論踏得出去或踏不出去,
新的世界一定會來臨…。


暮蟬鳴泣之時 Staff Roll~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不論是誰都有幸福地生活的權力。
困難的是如何享受。

不論是誰都有幸福地生活的權力。
困難的是如何履行。

不論是誰都有幸福地生活的權力。
困難的是如何妥協。


暮蟬鳴泣之時 梨花的詩~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不向命運哭泣,不知道什麼是挫折。
這樣的她那麼美麗。

不為了討好誰,一個人戰鬥到最後。
這樣的她那麼崇高。

她的身影這麼耀眼,一往地散放神聖光芒。
我需要這樣的她。


暮蟬鳴泣之時 製作日記~Frederica Bernkastel

= = = = = = = = = = = =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