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早安、午安、晚安,我是私立直江津高中三年級生,戰場原黑儀,在此擔任阿良良
木批鬥大會的主席。請大家多多死掉,更正,是多多指教。」

「戰場原同學,不要一開始就用惡意跟毒舌攻擊大家啦。各位好,我是同樣是私立直江津
高中三年級,跟戰場原同學是同班同學的羽川翼,擔任阿良良木批鬥大會的紀錄。」

「犯人名稱:阿良良木。宣判罪名:阿良良木。書面上這樣寫就可以了。」

「這麼簡短?犯罪事項不用列進去嗎?應該可以寫成厚厚一本。」

「先不提阿良良木的諸多思想與行為,就舉一個上課期間發生的例子。前陣子課堂指定閱
讀然後撰寫心得的書籍是《清秀佳人》、《麥田捕手》,阿良良木分別用了十張稿紙敘述
瑪莉娜是多麼貼心親密的妹妹,又用了十張稿紙寫安妮又是何等活潑可愛的女孩。」

「我想我理解了為什麼阿良良木的妹妹們跟八九寺他們遭遇到何等恐怖的性騷擾了。」

「接著又用了十張稿紙寫自己有多想要把荷頓的妹妹菲比當成自己的親生妹妹,然後帶回
家。這是誘拐吧?絕對是誘拐。」

「麥田捕手要離開麥田,第一時間到阿良良木家守望了。阿良良木真的有讀懂這些世界名
著嗎?看來我要修改阿良良木的補習內容了。」

「他哪一次不是這樣?一看到『妹妹』、『小女孩』等關鍵字就整個人失控爆走了。真要
說,我倒是希望他去讀讀《暮光之城》、《吸血鬼獵人D》、《夜訪吸血鬼》學一學其他
吸血鬼的行為舉止,而不是一直跟妹妹跟幼女玩耍。」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浮現愛德華、D、路易這三個人在夜晚去襲擊幼女,到處摸女生胸
部,四處蒐集女生內衣褲的想像!阿良良木帶給人的印象上的侵蝕好強。」

「嗯,把《暮光之城》當成凶器猛砸他的頭說不定還比較好,畢竟《暮光之城》也夠厚,
算是相當稱手的凶器。」

「希望阿良良木能去讀《陰陽師》、《鬼太郎》多熟悉妖怪、怪異,而是不是下跪跪到被
神原學妹拍下來上傳到Youtube上。」

「我想阿良良木他本人應該沒有自覺吧,他不只是私立直津江高中的名人,在鎮上也是很
有名的人物。身為他的女友,走到哪都會被注目,真的很困擾。」

「戰場原同學,你以前水泥般的女人那個角色設定到底消失到哪裡去了?只剩下父控、文
具控這種有些奇怪的設定。」

「羽川同學,你怎麼會記得這件事啊,都已經過了相當久的一段時間了呢。你真的什麼都
記得,什麼都知道呢。」

「沒有啦,我並不是什麼都懂。」

「什麼都知道的羽川同學,根本是名嘴!」

「啊,有種內心受傷的感覺。」

「什麼都知道的羽川同學,請告訴我要如何把胸部變得跟你一樣大!是請人揉嗎?」

「這算是某種言語上的霸凌吧?不要煞費苦心要讓我說出那句台詞啦。」

「我認為文具控是相當稀有的屬性,我最喜歡螢光筆,因為聽起來跟淫光筆很接近。」

「你果然是神原學妹的學姊,瓦爾哈拉組合已經變成未成年不宜的組合了。」

「除了拿文具當武器外,我可是有辦法弄到『愚神禮讚』不容他人小覷的女人。」

「該不會你連剪刀造型的『自殺志願』都弄得到吧?以文具來說『自殺志願』可以說是最
兇惡的武器了。」

「我是從一位叫做石丸小唄小姐的人那裡取得的,她紮著麻花辮,帶著眼鏡,跟羽川同學
以前的造型有點相像呢。是羽川同學的親戚?」

「不是,我想不是。只是設定很接近而已。回到正題上,人無法決定自己的出生,但可以
決定如何死亡。就讓我們討論要怎麼處罰阿良良木,玩死他吧。」

「面對這種十惡不赦的變態,羽川同學你認為死刑太過便宜阿良良木了嗎?」

「阿良良木堪稱完美無瑕的下跪確實有感動到我,不過那份糟糕透頂的遺書讓我徹底下定
決心,一定要讓阿良良木感到生不如死。」

「羽川同學說出邪惡首腦會說出的台詞呢。啊啊啊,要拿釘槍釘他的臉頰嗎?還是要用立
可白幫他美白牙齒?用圓規幫他掏耳朵?用三角板幫他刷牙?我實在拿不定主意。」

「你真的是很喜歡文具耶,戰場原同學。與其造成身體上的痛苦,我認為精神上的打擊會
更好喔,因為阿良良木的屬性是吸血鬼,恢復能力很好呀。」

「吸血鬼?等級太高了。以吸血的等級,他簡直跟跳蚤、蚊子沒兩樣好嗎?阿良良木不只
是女性的公敵根本是害蟲。」

「阿良良木好歹也是你的同班同學,你的男朋友啊。」

「看到他作了那麼多鬼畜的事情,還有誰會承認是他女友。又不是有處女情結的人。」

「處女情結,戰場原同學你這是自婊嗎?再說,談到吸血鬼一般會聯想到的動物應該是蝙
蝠吧?」

「是嗎?我是聯想到水蛭。」

「怎麼會是水蛭?嗯,也對啦,水蛭也是很有名的吸血動物。關於精神上的打擊的討論,
要造成事後回想也會感到恐懼害怕,PTSD那種程度我想就可以了。」

「要在阿良良木同時成為地震、海嘯、颱風的受害者真的有些困難。」

「天災規模太誇張了啦,戰場原同學,會波及到很多無辜民眾的。其實手段意外的簡單,
直接從阿良良木他重要的人事物下手就好啦。」

「羽,羽,羽川同學,你,你到底想對我做什麼?」

「戰場原同學,你為什麼要害怕成這樣?不,我不會傷害你的,你要相信我,你是我重要
的好友不是嗎?」

「唔,我稍微感到安心了,同時也非常慶幸你不是敵人。如果你是敵人,應該是『傲慢』
的普萊德那種次元的反派。」

「嗯,你真的很喜歡鋼之鍊金術師呢。」

「居然不否認自己是強大反派的事實。」

「咦?你剛才小聲的說了些什麼嗎?」

「沒有,羽川同學記得我喜歡的東西,我非常開心。請你繼續跟我站在同一陣線。我絕不
會成為你的敵人。請你不要搶走我男朋友。」

「喔,好吧。回到下手的目標這個討論身上,我認為要分成三階段,第一階段是將阿良良
木成堆的A書收藏給藏起來。第二階段是取回阿良良木秘藏的我的內衣褲。第三階段是燒
掉那張阿良良木可以任意揉我胸部的兌換卷。」

「等等,第一階段我還可以理解。第二、三階段說穿了就是羽川同學的把柄吧?這個男人
在我不知情的時候、不知道的地方還幹了這麼多下流的事情,我決定了,我也要把我的內
衣褲藏到阿良良木家,跟羽川同學的內衣褲成對的放在一起。」

「你們這對情侶怎麼會在這種奇怪的地方異常相似啊。」

「再說,阿良良木居然沒有揉過我的胸部,這是何等殘酷的事實。他都看過我的裸體了,
居然還不想揉我的胸部,還沒對我的胸部下手。」

「我好像稍微理解,為什麼戰場原你是神原學妹在糟糕領域上的啟蒙導師了。」

「愛情不是用談的,是墜入的。英文上是用Fall in Love。難道說是我的乳溝無法讓阿良
良木墜入嗎?」

「STOP,胸部的話題到此為止。戰場原你也開始喋喋不休討論起揉胸部,不要變得跟阿良
良木一樣,跟神原學妹越來越接近已經很糟糕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那我就先把內衣褲跟揉胸部的話題放在一邊,專心思考A書。耶?」

「對不起,是我的錯。戰場原我不應該讓女孩子把內衣、胸部、A書掛在嘴邊,讓你說出
這種糟糕台詞的。」

「咳咳,阿良良木他藏A書的等級可不是蓋的,神原那孩子跟我說了,阿良良木的房間一
本A書都沒有,絲毫沒有任何蛛絲馬跡,完全無法得知藏在哪裡。」

「你放心,戰場原。我有相當強力的情報來源。小忍跟我說了,阿良良木他展現前所未有
的逆向思考,小火憐、小月火也很愛搜查他的房間,尋找有無A書。於是他將A書都存放
在妹妹的房間。」

「這果然是逆向思考的極致,自己的A書放在妹妹的房間。羽川,GJ。」

「這沒什麼,我只花了幾個甜甜圈就買到這個有利的情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那我們應該把A書藏到哪裡最好呢?藏在神原那孩子她家如何?」

「藏在神原她奶奶的房間裡。」

「鬼,不,你比鬼還恐怖啊羽川同學。」

「我覺得這是相當恰當的處罰,當神原奶奶發現阿良良木的A書居然被藏在自己的房間裡
,自己孫女的學長居然是此等變態,那複雜的眼神與表情肯定會狠狠穿透阿良良木,讓他
感到生不如死。」

「羽川同學請讓小妹我每天為你斟茶遞水,能為你服務是我的榮幸。」

「戰場原同學你不要突然下跪啦,不要這樣子啊,我會很困擾的呀。」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