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唔,是阿晾晾木先生。真是久違了呢。」

「為什麼要硬生生改口?八九寺,妳不要把我的名字改成陽台晾衣架的風格,我可是有阿
良良木曆這個父母給予的名字。」

「抱歉,我口誤。」

「不對,妳是故意的。」

「我是無意的。」

「講得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那當然,畢竟阿良良木聽起來就跟馬路旁的行道樹沒兩樣,渺小膚淺又沒人會在意。」

「好卑微,我的名字居然變得如此不顯眼又卑微。」

「八九寺聽起來就是宏偉壯觀的寺廟,每天信徒供奉的香油錢不知可種多少棵行道樹。」

「好渺小,我的地位已超乎想像的速度往下降。」

「阿良良木先生,為了愛護地球,請你找塊地方把自己埋起來,進行光合作用好嗎?」

「我什麼時候進化成能夠行光合作用了?再說我的屬性是吸血鬼好嗎?」

「啊啊,在我心中有如神一般阿良良木先生居然也有辦不到的事情。阿良良木先生,我對
你實在是太濕忘了。」

「八九寺,這種微妙的口誤是什麼?是失望才對吧,不要讓我腦海出現你的衣服被水淋濕
浮現出身體曲線這種不正當的想像。」

「阿良良木先生你變得跟神原小姐越來越像了,我不小心口誤,你整個人就濕了。」

「說起來那是妳先講錯話,我才會誤會的啊。」

「阿良良木先生是變態這個事實,我相信大家早就心裡有數了。」

「替身使者會互相吸引,變態也是,所以我才會跟神原這麼和得來?」

「說到神原小姐,她在Youtube上面貼的下跪影片真的很經典啊。我從來沒想過下跪姿勢能
夠如此簡潔優美,看得我都想下跪了呢,阿良良木先生。」

「神原你這渾蛋,居然真的給我上傳到Youtube啊!」

「我看過一陣子戰場原小姐家附近會充滿著下跪朝聖的人群,說不定可以帶動觀光產業,
變成固定活動之一。」

「拜託別這樣,戰場原她肯定會超級開心的,然後叫我照三餐下跪給她看,而且還是跪主
機板。」

「我覺得依照阿良良木先生你超爛的個性,肯定會二話不說,馬上下跪的。」

「你想跪一次看看嗎?」

「請不要偷用地獄少女的台詞。別提了,阿良良木先生你的後宮沒有拿下《最萌》冠軍,
難道你不應該辭去男主角的位置以示負責嗎?」

「這樣《物語》系列會變得沒有男主角耶。」

「你放心,我已經聯絡忍野先生,請他擔任男主角了。」

「才沒有人會想看穿夏威夷衫的大叔當任主角的故事。」

「最起碼忍野先生不會性騷擾女性角色。想像一下《物語》系列會變得清新健康、理性思
辨又滔滔不絕,成為跟《京極堂》系列齊名的名著。」

「這算盤打得也太精美了吧?性騷擾跟各種妄想難道不是《物語》系列的重點?」

「這樣跟《學生會的一存》哪有什麼差別?細膩生動地描述羽川小姐的內褲,對幼女性騷
擾上下其手,揉自己親生妹妹的胸部,這種男主角Must Die!」

「八九寺這你誤會可深了,羽川的內褲已經是藝術的範疇,要納入博物館的收藏。羽川的
內褲讓我開始思考:『人類為什麼要穿內褲?』如此深奧的問題。」

「你這樣絲毫沒有尊敬羽川小姐的意思吧?我可以報警處理嗎?」

「你可以抱緊處理,我非常樂意。我性騷擾的幼女一個是金髮吸血鬼,另一個是雙馬尾蘿
莉,基本上屬性都不是人類,根本沒有犯罪啊。」

「我才不要抱緊,唔,居然若無其事、理所當然地幫自己脫罪,阿良良木先生的節操和道
德絕對有問題。」

「再說我才沒有做揉妹妹胸部這種鬼畜的事情,是妹妹用胸部揉我的手!這兩者有極大的
不同,我是妹妹胸部下的受害者。」

「阿良良木先生請你以死謝罪。死刑,這絕對是死刑。犯人名稱:阿良良木。宣判罪名:
阿良良木。」

「等等,那個罪名是怎麼一回事,感覺上比莫須有還要糟糕。男人變態有什麼錯!」

「請不要用前原圭一的名台詞,他也是一個變態。」

「八九寺,該不會你是因為沒有拿到《最萌》冠軍,所以拿我出氣吧?《最萌》活動光是
被提名就是一種榮譽,你也該適可而止了。」

「榮譽?你是指那種閃亮亮,像貼紙一樣廉價的東西嗎?」

「榮譽突然變得好廉價。」

「而且集滿二十點的榮譽貼紙可以到便利商店換取指定商品。」

「榮譽在資本主義的運作下變得好扭曲,而且是便利商店的等級,八九寺你的心裡到底是
有多想拿到冠軍啊。」

「大概跟想讓阿良良木先生請辭男主角一樣強烈。我想要的不是冠軍,而是把自己的名字
列在板主群裡。」

「你這個踐踏榮譽只想獲得權力的小學生,比名偵探柯南還要恐怖。」

「嘻嘻,其實要進入板主群不見得要拿到《最萌》冠軍,只要握有板主的把柄接著加以威
脅就行了。」

「這種黑心小學生的思維我實在是難以理解。」

「嘿嘿,讓板主不小心碰到我的胸部,然後我只要宣稱:『板主用手揉我的胸部』,加以
威脅,我就能輕鬆登上板主群的位置了。」

「居然為了權力不擇手段,寧願犧牲自己的身體。」

「就算板主否定,一口咬定是:『我用胸部去揉他的手』,板主的威望也會一落千丈,被
冠上蘿莉控、癡漢、變態的標籤。」

「好黑心,連這點都算計到了。不過八九寺,你的形象好像快速的破滅中。」

「我的形象自從遇到阿良良木先生,就開始急速地變糟。哼哼,我真的很期待明年的《最
萌》喔,看誰最後會拜倒在我的胸部之下。」

「八九寺,我覺得就算到了明年,你的胸部還是不會有一點長進的。」







    全站熱搜

    silvers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